微信扫一扫二维码
了解更多三华李资讯

信宜钱排三华李的发展历程

2016-03-24 17:54


信宜三华李的发源地是钱排镇,钱排三华李的种植起始点是大诺村、“娘家”在翁源三华镇。从无到有,从有到优,从开拓市场到打造品牌,信宜三华李的发展至今已经历了38个春秋。在这38年中,先后经历了试种、扩种、改良等五个发展阶段,实现了三个不同凡响的历史性跨越。

第一阶段(1974-1978年):引进试种。1974年秋冬时节,钱排公社从翁源三华镇引进500株三华李苗,全部安排在钱排大队大诺生产队试种,400株由生产队集体试种,100株由农户利用自留地试种,由钱排供销社和信宜县有关单位定点扶持。当时大诺生产队农技员凌家枢(现已87高龄)是试种的头号功臣,他把试种的三华李种到家门口,精心培育,日夜呵护,了解三华李的属性和和长势长况。三年后,试种的500株三华李全部成活、全部投产。当时三华李平均售价约每市斤0.4元,单株年产量约50市斤,每亩地约种三华李45株 ,即每亩年产值约 900元;而当时的稻谷价格是每市斤0.3元,年亩产约1500市斤(钱排镇气候高寒,下造寒露风来得早,失收严重),即每亩年产值约450元。对比之下,山地种植三华李比水田种稻的产值增加了1倍。

第二阶段(1979-1989年):钱排镇内山地扩种。大诺村试种三华李获得成功后,很快便由近及远向镇内周边地区延伸扩种。70年代末,大诺村建立了首个苗圃场,嫁接培育李苗供应周边村庄农户种植。这一阶段,是最初的推广扩种阶段,类似“涟漪效应”,种植范围局限于山地,镇内水田仍保持传统的稻谷耕种,农民的生产意识仍是“以粮为纲”。至1989年,全镇三华李的种植面积当以数千亩统计。

第三阶段(1990-1998年):钱排镇内再次扩种,实现首次跨越。经过约10年的农户自主扩种,进入90年代,在市场经济的作用下,钱排镇把三华李确定为农业经济的拳头品种,农民“以粮为纲”的小农意识被扭转,思想统一到“以经济建设为主”,全镇实现由地到田的大规模扩种。钱排、梭垌、竹垌三个管理片11个村,几乎家家户户的田地都种上了三华李,传统的以种稻为主的耕作模式被彻底改变。当时,达垌片四个村因气候差异不适宜种植三华李,当地政府便在该片兴建反季节蔬菜基地和花卉基地,以弥补当地农民收入的不足,促进镇内地区经济平衡发展。到1998年底,钱排镇三华李种植面积约3 万亩。在这一发展阶段,由于钱排镇实现了大面积的跨越式发展,因而辐射带动了周边乡镇的发展,几年间,平塘、白石、合水等镇的农民纷纷从钱排引进三华李种植。

第四阶段(1999-2010年): 信宜全市范围大面积推广种植,改良品种,拓宽市场,产业做强做大。这一发展阶段,是信宜三华李发展的第二次跨越,是一次具有战略意义的跨越。1999年,信宜市三华李生产现场会在钱排镇召开,会议确立了三华李在该市水果产业中的龙头地位。同年至次年,信宜市委市政府落实专项资金,在钱排镇梭垌村建立一个大型的优质三华李苗圃场,利用当地优质的三华李品种嫁接培育李苗,以供应其他镇发展种植。这一阶段,也是优胜劣汰阶段,全市只有11个镇适宜种植三华李,适宜种植的镇,都较大面积地发展种植了三华李。除钱排镇外,茶山、朱砂、洪冠等镇也发展成为三华李的主产区。在这10年的发展进程中,信宜市委市政府大力实施优果工程,连续多年组织开展“十佳优良单株三华李”评选活动或其他类似的评优活动,同时从资金和技术上扶持主产区对果树进行改良,引导果农逐步种上统一良种,实现良种化,全面提高三华李的产量和质量。三华李的单株产量从试种阶段的50市斤提高到100市斤以上,且单果重量也从过去的20-30克增加到40-50克,50克以上的大果所占比例明显增多,最大的“果王”重达140克。钱排镇梭垌村果农许金连,2010年创下了单株三花李年产值1700元的最高记录。自2000年钱排镇开创性地印制了精美的三华李包装盒以来,信宜三华李便一改过去难登大雅之堂的土形象,以亮丽的形象和优良的品质进入市场,饮誉国内外。2004年,信宜市通过国家工商总局注册了“信宜三华李”商标;2005年,信宜市荣获“中国三华李产业龙头县(市)”称号;2008年,信宜市在钱排、茶山等镇建立起国家级标准化三华李生产基地1个、省级基地2个、市级基地3个。至2010年,信宜市的三华李种植面积已超过22万亩。

第五阶段(2011年以来):实现第三次伟大跨越,华丽“转身”,花果同香,春夏两旺。去年,信宜三华李当选为“岭南十大佳果”。去年以来,钱排等主产区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承包山场连片种植三华李的热潮。今年新春伊始,信宜市委市政府抓住乡村生态旅游蓬勃发展的大好时机,利用三华李的名气唱花歌、兴旅游、强经济,成功举办了“2012信宜李花旅游文化节”,单是节日期间进入信宜赏花旅游的游客就超过20万人次,获得了喜人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,达到了以李花景色壮李果名气、以初春赏花促夏收商机、以三花李产业带动地方特色产业的目的,使三华李花果同香,使水果产业与旅游产业相得益彰。此举,最大幅度地提升了信宜三华李的知名度,是信宜三华李发展进程中的一块光辉的里程碑
,实现了三个不同凡响的历史性跨越。


第一阶段(1974-1978年):引进试种。1974年秋冬时节,钱排公社从翁源三华镇引进500株三华李苗,全部安排在钱排大队大诺生产队试种,400株由生产队集体试种,100株由农户利用自留地试种,由钱排供销社和信宜县有关单位定点扶持。当时大诺生产队农技员凌家枢(现已87高龄)是试种的头号功臣,他把试种的三华李种到家门口,精心培育,日夜呵护,了解三华李的属性和和长势长况。三年后,试种的500株三华李全部成活、全部投产。当时三华李平均售价约每市斤0.4元,单株年产量约50市斤,每亩地约种三华李45株 ,即每亩年产值约 900元;而当时的稻谷价格是每市斤0.3元,年亩产约1500市斤(钱排镇气候高寒,下造寒露风来得早,失收严重),即每亩年产值约450元。对比之下,山地种植三华李比水田种稻的产值增加了1倍。

第二阶段(1979-1989年):钱排镇内山地扩种。大诺村试种三华李获得成功后,很快便由近及远向镇内周边地区延伸扩种。70年代末,大诺村建立了首个苗圃场,嫁接培育李苗供应周边村庄农户种植。这一阶段,是最初的推广扩种阶段,类似“涟漪效应”,种植范围局限于山地,镇内水田仍保持传统的稻谷耕种,农民的生产意识仍是“以粮为纲”。至1989年,全镇三华李的种植面积当以数千亩统计。

第三阶段(1990-1998年):钱排镇内再次扩种,实现首次跨越。经过约10年的农户自主扩种,进入90年代,在市场经济的作用下,钱排镇把三华李确定为农业经济的拳头品种,农民“以粮为纲”的小农意识被扭转,思想统一到“以经济建设为主”,全镇实现由地到田的大规模扩种。钱排、梭垌、竹垌三个管理片11个村,几乎家家户户的田地都种上了三华李,传统的以种稻为主的耕作模式被彻底改变。当时,达垌片四个村因气候差异不适宜种植三华李,当地政府便在该片兴建反季节蔬菜基地和花卉基地,以弥补当地农民收入的不足,促进镇内地区经济平衡发展。到1998年底,钱排镇三华李种植面积约3 万亩。在这一发展阶段,由于钱排镇实现了大面积的跨越式发展,因而辐射带动了周边乡镇的发展,几年间,平塘、白石、合水等镇的农民纷纷从钱排引进三华李种植。

第四阶段(1999-2010年): 信宜全市范围大面积推广种植,改良品种,拓宽市场,产业做强做大。这一发展阶段,是信宜三华李发展的第二次跨越,是一次具有战略意义的跨越。1999年,信宜市三华李生产现场会在钱排镇召开,会议确立了三华李在该市水果产业中的龙头地位。同年至次年,信宜市委市政府落实专项资金,在钱排镇梭垌村建立一个大型的优质三华李苗圃场,利用当地优质的三华李品种嫁接培育李苗,以供应其他镇发展种植。这一阶段,也是优胜劣汰阶段,全市只有11个镇适宜种植三华李,适宜种植的镇,都较大面积地发展种植了三华李。除钱排镇外,茶山、朱砂、洪冠等镇也发展成为三华李的主产区。在这10年的发展进程中,信宜市委市政府大力实施优果工程,连续多年组织开展“十佳优良单株三华李”评选活动或其他类似的评优活动,同时从资金和技术上扶持主产区对果树进行改良,引导果农逐步种上统一良种,实现良种化,全面提高三华李的产量和质量。三华李的单株产量从试种阶段的50市斤提高到100市斤以上,且单果重量也从过去的20-30克增加到40-50克,50克以上的大果所占比例明显增多,最大的“果王”重达140克。钱排镇梭垌村果农许金连,2010年创下了单株三花李年产值1700元的最高记录。自2000年钱排镇开创性地印制了精美的三华李包装盒以来,信宜三华李便一改过去难登大雅之堂的土形象,以亮丽的形象和优良的品质进入市场,饮誉国内外。2004年,信宜市通过国家工商总局注册了“信宜三华李”商标;2005年,信宜市荣获“中国三华李产业龙头县(市)”称号;2008年,信宜市在钱排、茶山等镇建立起国家级标准化三华李生产基地1个、省级基地2个、市级基地3个。至2010年,信宜市的三华李种植面积已超过22万亩。

第五阶段(2011年以来):实现第三次伟大跨越,华丽“转身”,花果同香,春夏两旺。去年,信宜三华李当选为“岭南十大佳果”。去年以来,钱排等主产区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承包山场连片种植三华李的热潮。今年新春伊始,信宜市委市政府抓住乡村生态旅游蓬勃发展的大好时机,利用三华李的名气唱花歌、兴旅游、强经济,成功举办了“2012信宜李花旅游文化节”,单是节日期间进入信宜赏花旅游的游客就超过20万人次,获得了喜人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,达到了以李花景色壮李果名气、以初春赏花促夏收商机、以三花李产业带动地方特色产业的目的,使三华李花果同香,使水果产业与旅游产业相得益彰。此举,最大幅度地提升了信宜三华李的知名度,是信宜三华李发展进程中的一块光辉的里程碑。